位置: 首页 > 人才工作 > 正文

英国银行业改革计划失之偏颇

作者:采集侠 来源:admin 关注: 时间:2020-10-17 22:01

据5月12日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约翰.凯撰文,英国银行业独立委员会(IBC)已经认识到,与其努力遏制由错误激励导致的行为,还不如创建一种确保正确激励的架构。我以前就曾预料到该委员会会这么做,我20年前的一篇文章就得出了这一结论。与我一起撰写该文章的是另一位学院派经济学家--现任该委员会主席的约翰•维克斯爵士(Sir John Vickers)。

该委员会还认识到,监管的目标不是防止银行破产。政府不能防止银行破产--尽管它们可以纾困破产的银行。那样的目标会扼杀创新,损害管理自主权和责任。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和北岩银行(Northern Rock)等陷入困境的机构,理应能够在不对金融体系造成不可接受后果的前提下破产。

竞争性市场经济不能容忍企业因太大、太复杂或太多元化而不能破产。“政府兜底”使得老牌大企业获得了压倒性竞争优势,鼓励了如下这类冒险行为:冒险者得到大部分收益,而几乎不承担任何损失。

因此,银行业独立委员会正确地把重点放在增加竞争和把零售银行业与投资银行业分离开来上。他们的分析是有效的,方向是正确的。但他们提出的具体措施真的足以实现他们想要的结果吗?

该委员会没有理会被广泛重申的主张,即零售银行业与投行业分离将促使银行将总部迁出英国。该委员会的计划将限定英国零售银行业活动,无论这些活动是由英国银行还是由外国银行从事的;而且按照定义,英国零售银行业活动须在英国从事。

银行给出的另一个主要论据要稍微有力一些。它们着重指出了分离的成本。正如该委员会报告所阐述的那样,在没有巨额零售存款基础和隐性政府担保的情况下,大部分成本发生在资本化和为投行业务融资上。这一成本是衡量目前储户(以及纳税人)提供的交叉补贴的指标。银行的亏损恰恰就是公众的收益。

但是麻烦在于细节方面。尽管该委员会讨论了让储户成为优先债权人的可能性,并正确地得出结论称,这一举措存在充分的理由,但它却未能建议实施这一改革。

因此,该委员会的计划将严重依赖于对这些限定的英国零售银行业务施加10%的资本金比率。对于一家传统、保守的零售银行而言,这一股本基础可谓绰绰有余。但是,投资银行家掌控的金融集团旗下的零售银行分支机构,会与传统保守的零售银行一样吗?

或者,此类银行的资金运作会发展到与投行更相称的规模吗?--早在分离美国银行业活动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Glass-Steagall Act)于1999年被废止前,这一发展过程就削弱了该法案的效力。我们难道不知道,一旦表内资产的范围扩大,仅靠资本金比率一个工具不足以实施有效监管吗?

只要保持10%的资本金比率,零售银行部门与集团旗下其它部门的交叉交易就不会受到任何限制--这与如下这个压倒一切的目标相符吗?这个目标是:政府能够信心十足地在一个周末的时间里,接管一家即将倒闭集团旗下零售银行部门的零售银行活动,并将该集团的其余部分交到破产清算人手中。

这些问题并没有令人满意的答案。我仍然相信,要限定零售银行业,就必须限定零售银行可以持有的资产及可以从事的活动。报告对这些核心问题的讨论少得令人失望。

公众可能会为把“公用事业银行业”与“赌场银行业”分离开来的原则欢呼。只有银行才会对如何实现这一分离的细节感兴趣。我们可以预料到,从现在起到最终报告发布、乃至委员们提交报告打道回府之后很久,这些细节都将面临强大的游说。如果最初的立场不明确有力,那么最终结果也绝不会有效。

我们可以对该委员会的建议进行两项检验。现在的市场价格是否反映出银行集团中运作失败的投行部门将被允许破产的预期?这些银行是否着手彻底简化公司结构,以便让这种分离变得切实可行?

迄今为止的市场反应表明了一种看法:银行并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维克斯对这种看法感到愤怒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正在坚决抵抗来自既得利益集团的不可接受的压力。但既激进又无力的结果却表明,迄今为止的辩论是多么失之偏颇。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图文


资源提供:Copyright © 2002-2015 岳阳县甘田乡人民政府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