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图片报道 > 正文

同饮一江水共护长江美

作者:采集侠 来源:admin 关注: 时间:2021-02-19 22:02

同饮一江水共护长江美

 

  船舶在湖北省武汉市阳逻港区水域行驶。
  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摄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发源于青藏高原的长江,不择细流,浩荡万里,哺育了无数中华儿女。同饮一江水的人们天然与水亲近,也义不容辞地肩负起保护母亲河这份责任。

  2016年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召开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全面深刻阐述了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重大战略思想,绘就了长江经济带发展的宏伟蓝图。

  今年是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召开5周年。5年来,从破解“化工围江”难题到推行长江“十年禁渔”,从岸线修复到构建绿色生态廊道,长江经济带在环境变好的同时,经济社会发展质量更高了,人民生活更幸福了。

  

  坚持生态优先,“微笑天使”又回来

  “看!是江豚。”

  去年底刚建成通车的江苏省南京江心洲长江大桥附近,幸运的市民常看见江豚戏水的场景。

  跨江大桥上,车水马龙;桥下江水里,江豚嬉戏。人们想不到,在这幅和谐美丽的生态图景背后,有一段长达7年之久的“桥隧之争”。

  “其实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这座跨江大桥就规划要建。2013年左右,在开展项目研究时,为了更好地保护好长江生态,到底在主江上是该建桥还是建隧,各个方面曾经争议了多年。”南京市公共工程建设中心计划处处长王超向记者解释道。

  原来,全长10.3公里的江心洲长江大桥,穿越了夹江、江心洲生态科技岛和长江主江,其中约4公里涉及南京长江江豚省级自然保护区、夹江饮用水水源保护区等4个重要生态保护区。当时有生态环境保护专家提出,建桥可能会对江豚保护区以及江北的绿水湾湿地公园生态产生影响。最终,在结合各方因素后,“北桥南遂”的方案才尘埃落定。

  大桥施工时,建设者们就特别注意减少对水生生物的影响。

  水上施工尽可能改为陆上施工,建造者将结构在后场制作好后运到现场安装。尽管北引桥的两侧没有居民,建设者仍然安装了声屏障,就是为了让湿地公园的鸟类“休息”得好,尽量避免大桥建设打扰它们的正常生活。

  “我们还在大桥施工区域设有驱豚系统,可以发出特殊声波,避免江豚误撞受伤。”王超说。

  为了不弄“脏”江水,大桥的设计者们也别具匠心。

  桥上明确禁止载有危化品的车辆通行,还设计了桥面径流收集系统。比如降雨降雪后,桥面的液体会被统一收集处理,保证混有桥面杂质或融雪剂的水不会直接进入长江。此外,桥墩还增加了“止振”措施,尽量把行车中桥墩振动对水体的影响减到最小。

  “建桥的这几年,根据相关监测单位的观察,无论是江豚数量,还是绿水湾湿地公园内的鸟类数量,都是有所增加的。所以这座大桥真的是一座‘绿色生态桥’,是‘江豚的好朋友’。”王超说。

  有“微笑天使”之称的长江江豚,是长江生态链的旗舰物种。对于长江边土生土长的人们而言,江豚有一个更亲切的俗称——“江猪子”。这种天生一脸微笑的生物,以其友善、聪明,获得人们的喜爱。2018 年,江豚被认定为鲸豚类独立物种,最新的科考数据仅为 1000 余头。

  而最近几年,在江苏南京、扬州、南通、无锡,安徽马鞍山、铜陵,湖北武汉、宜昌等地,昔日几近绝迹的江豚频频现身。

  去年10月30日,有网友在宜昌城区江段拍到江豚戏水的身影。它们时而跃出水面,时而潜入水中,时而探出圆脑袋露出微笑,有一头江豚还开心地“卖起了萌”,抬头吐出长长的水柱。视频传到网上,不少网友留言分享他们和“江猪子”的记忆。

  根据最新发布的消息,截至2020年底,长江干流历史性地实现全Ⅱ类及以上水体。人们发现,长江生态明显好转,“微笑天使”又回来了。

  破解化工围江,江畔空气更清新了

  随着2021年新年钟声敲响,尚爱民有些紧张,也十分兴奋。曾经的老厂龙玉化工转型成为泽美新材,老厂已拆除完毕,新厂开工投产的日期也越来越近了。这个长江边上的化工企业即将迎来曙光。

  尚爱民经营的龙玉化工公司原本位于湖北省宜昌市猇亭化工园区,是一家生产工业胶水及纸制品的小厂,每年产值3000多万元,规模虽然不大,但经营平稳、收入稳定。依靠这家工厂,尚爱民过着小富即安的日子。

  2017年,宜昌出台《宜昌化工产业专项整治及转型升级三年行动方案》,打出化工企业“关改搬转治绿”组合拳。距长江700米的龙玉化工,与宜昌市其他36家企业一道,被列入搬迁名单。

  尚爱民至今记得收到搬迁通知时的复杂心情:一方面是长江大保护的迫切需要,另一方面又关乎企业的生死存亡,究竟何去何从?尚爱民一度寝食难安、辗转反侧。

  几乎同时,在下游的江西省,距离宜昌590公里的九江泽美硅材料有限公司,也面临着这个难题。

  在一次产业交流会上,尚爱民得知,九江泽美因为距离长江仅400米,也必须搬迁。他和这家企业的负责人商量后一拍即合,两家企业决定报团取暖、合作转型。

  “继续干,但不能走老路!我们决定放弃低端产品,转型生产更环保更高附加值的产品,到新领域开辟新战场。”尚爱民说。

  对龙玉化工搬迁牵肠挂肚的,除了两家企业负责人,还有宜昌猇亭区副区长朱汉洪。

  “我们不能简单一搬了之,政府除了是政策的执行者,更要做好企业的服务员。”朱汉洪介绍,龙玉化工搬迁在项目选址、土地选择、能耗指标、产品指标等方面遇到不少难题,猇亭区相关部门先后多次上门服务,并到多地协调对接,最终为龙玉化工找到了一个绿色循环的专业化工园——枝江姚家港化工园区。

  2019年3月,两家企业合伙成立了宜昌泽美新材料有限公司,投资2亿元,新建年产13500吨的有机硅新材料项目。在枝江“新家”,经过一年多的建设,占地35亩的新厂房已经拔地而起。尚爱民透露,新厂已完成调试,将进行试生产。生产工艺、环保设施、安全设施都采用行业内先进技术,达产后年产值将突破3亿元,是之前龙玉化工的10倍。

  2020年12月12日,龙玉化工老厂房的拆除工作开始了。共计25米长的钢结构平台、7台反应釜罐体及配套的管线仪表,总计重达2吨的设备逐一被卸下。3天内,厂房里的设备全部被清空,今后将变成仓库用于出租。

  “企业的发展只有过了环保关,才能算好经济账!为长江留白,为绿水青山出一份力,就是我们最大的贡献!”尚爱民感叹。

  长江大保护,促成了湖北和江西两家企业的一次跨区域“携手”。破解化工围江,许多沿线城市、沿江企业都交出了优异答卷。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图文


资源提供:Copyright © 2002-2015 岳阳县甘田乡人民政府 版权所有